“威”观察| 看黑龙江“保险+期货”今年怎么“+”③
——海倫大豆保險壯大了托管大平台

黑龍江省是我國大豆主産區。不在三大糧食作物保險補貼政策範圍內的黑龍江大豆咋辦?我們在綏化市所轄的海倫市看到,這個“中國優質大豆之鄉”正在搞土地托管,而托管之後就爲農業保險的標准化提供了條件。

海倫農業是在2016年進行了一次結構大調整,以減玉米、增大豆、擴水稻、上特色爲原則,玉米減到164萬畝,大豆恢複到206萬畝,另外還有水稻82萬畝,經濟作物13萬畝。全力打造“黑土硒都”。自2017年開始,南華期貨開始在海倫市開展創新金融支農項目,涵蓋“保險+期貨”、場外期權、基差收購等多種模式。

在多年试点的基础上,2019年,海伦市实施大豆“保险+期货”收入保险县域覆盖试点。由南华期货牵头银河、新湖、永安、天风等期货公司,联合阳光農業相互保险公司实施。海伦市地方财政预算安排390万元保费补贴资金并覆盖贫困户保费,在覆盖面积、参保范围、大豆品种承保现货量、单项目赔付金额等方面都突破了已有的“保险+期货”项目体量。本项目引进黑龙江省農業投资集团开展基差采购,通过農投集团与部分投保農户签订了利用大豆期货价格点价卖粮的购销合同,形成了以期货价格为卖粮依据的新型订单農業模式。累计投保大豆152.9万亩,涉及23个乡镇23784户。种植大豆建档立卡贫困户3883户实现全覆盖,面积近9.5万亩。赔付農户9772.8万元。赔付率为145.21 %。

海倫的推廣模式是“服務平台+保險+期貨”全鏈條閉環運營農業保險運營新模式。即市政府成立一個服務平台,組織生産主體、商業銀行、農資公司、購銷企業、保險機構、期貨公司六方參與,保費實行中央、省、縣三級財政補貼,農戶承擔,大商所補貼五方共擔。市、鄉、村三級分別成立專門協辦機構,承擔具體的宣傳發動、組織承保、上報災情、查勘定損等工作。建立了政府、省農投集團、陽光農業相互保險公司、中國人壽財産保險公司以及南華期貨等5家期貨公司五方聯席會議制度。有10個新成立合作社、21個家庭農場申請加入試點,並以試點訂單推進“專地專種”、“專品專供”,大力發展“定制式”經營。2019年發展低鉛豆2萬畝、芽菜豆4萬畝,脫腥豆3萬畝。這一模式進一步帶動大豆面積恢複,2020年大豆面積250萬畝。

2020年,該項目繼續實施。由陽光農險、中原農險和國壽財險承保。項目覆蓋14個鄉鎮,承保面積110.35萬畝,涉及大豆現貨量18.32萬噸,保險金額達5.72億元,合作社及豆農共計16366戶參與,並將所涉鄉鎮2277戶建檔立卡貧困豆農全部納入項目中。2020年國産大豆價格持續上漲,但受冰雹、內澇以及3場台風的“洗禮”,大豆大面積倒伏,最終賠付3284.16萬元,賠付率爲63.32%,有效鞏固了脫貧成果。而南華期貨聯合陽光農險在風險對沖、目標收入及費率等方面進一步優化設計。根據海倫不同地區的産量情況,因地制宜將保險産品劃分爲兩檔,目標産量分別設爲320斤/畝和340斤/畝,約定保險價格3900元/噸,保險責任水平爲80%。項目平均保額由2019年的482.8元/畝提升至518.07元/畝,平均費率由2019年的9.14%降至9.07%,實現了降本增效的目的。

據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朱永軍介紹,這幾年全域覆蓋的操作層面依托的是黑龍江農時農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公司總經理劉中華以前是海倫縣農經總站站長,他的“農時農業”是一個“鄉村振興數字農業全産業鏈服務平台”,“農業生産托管領航者”。廣告是這樣寫的:“從種到收:整地、播種、耕地、噴藥、收割;種子、農藥、化肥;自然災害、病蟲害;糧食價格——我們全管!國家補貼全給您,還保收益不低于賣地價格。”“劉站長管得好!”農戶如是說。劉中華2016年以來一直做産業鏈服務,牽頭組織“保險+期貨”業務。到2018年的時候,有一些大戶就因爲能參與“保險+期貨”加入了農時農業體系。到2020年做大豆收入險,因爲海倫財政實在困難,就設計了100萬畝的項目。但種大豆的農戶都要求參保,只好限制某幾個鄉鎮可以做,但最後還是超了10余萬畝。

他說,這幾年大豆收入險我們做得挺難,今年能不能做我也不好說,原因只有一條:財政太窮。400萬畝耕地的壓力,我們不是“吃飯財政”而是“要飯財政”。兩年拿出了750萬元做收入險補貼,已經是很不容易了。我們現在做保險項目除了沒錢以外什麽都行。農民意願高,政府也重視,平台在完善,現在就是差錢。去年玉米面積是70多萬畝,今年預計超過120萬畝。今年的縣財政補貼估計要放到玉米上了。

去年县里开始推行土地托管,两款保险产品都是刘中华主持设计的。一个是托管保障险,一个是托管履约保险。现在这两个产品都已经上线了,都可以用了。托管他们已经做出了一个产業链。开始是与哈尔滨银行签订协议,银行给一点代办费。后来其他金融部门也諛I剿且呸r贷,但是不能给任何费用。由于国有银行利率比较低,他们就选择把整个链条加长,把農资、農机服务加进来。農户帮他做完贷款后,银行要有30%受托,此时嫁接國內知名農资品牌,農民在平台上选择采购,质量有保证价格还合理,厂家也给他们一点辛苦费返点。目前,整个全产業链服务就差粮食销售这块短板还没补上。“不是泛泛地卖粮食,而是让農民卖出高附加值来。我们跟象屿生化签了四个专用玉米品种的5万吨潮粮合同,这四种品种加价收购。方式是保底点价,走粮食银行和绿色通道。这种合同必须得做“保险+期货”。

這個平台就是農戶自己的平台。前進鄉東興現代農機農民專業合作社攜62台進口農機加入“農時農業”;共榮鎮民強村的潘河與潘利國父子攜三百垧地加入“農時農業”;進步村60歲的孫亞林攜兒子及其無人機加入“農時農業”;豐樂村王顯成攜兩千多畝地加入“農時農業”。東興合作社本來只經營本村的14000多畝耕地。但是從2019年開始,他們把耕地托管給農時土地托管平台了,而合作社成爲了農時公司托管經營的農機主體。這樣一來,責任交給了農時公司,作業規模還得到擴大。理事長劉春生說,“我們把包袱和負擔甩了,我們就掙作業費。”劉中華說,“其實也都沒甩。搞保險還是他們自己拍板。種植結構調整,去年大豆是8800畝,玉米是3900多畝,今年它倆調了個兒,也是他們自己做主。”

潘河的大豆都是賣給綏化象嶼,“我沒跟象嶼簽,我跟劉站長簽的,我們都跟著劉站長走。”孫亞林2008年開始種地,自營面積千余畝,無人機作業費一垧地純收入一百多塊錢。歸入農時麾下後,作業量大幅增加。王顯成加入農時,主要想解決買保險的難題。“買保險,找劉總。”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