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观察| 看黑龙江“保险+期货”今年怎么“+”④
——南華的“保險+期貨”帶期貨返回現貨

买保险,找刘总。刘总找谁?找南华。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注冊资金5.8亿元人民币,是國內首紭I锹紸股主板上市的期货公司(股票代码603093),在香港、芝加哥、新加坡及伦敦设有分支机构,并于2007年在黑龙江省设立分支机构。南华期货将专業优势与黑龙江地缘优势紧密结合,在“保险+期货”试点中走出了新路。自2016年起,在大连商品交易所的支持下,南华期货连续五年在黑龙江开展了十余个“保险+期货”试点项目,覆盖大豆、玉米面积400余万亩,生猪1000余头,累计赔付農户1.5亿余元,为3万余户農户提供保障。

2017年在趙光農場開展的大豆“訂單農業+保險+期貨”新模式,2018年在海倫市和建設農場試運行了由合作社直接向南華期貨購買保護農産品價格下跌的“場外期權”産品,2019年我國規模最大的海倫大豆“保險+期貨”試點項目,2020年的海倫大豆收入險再試點,組成一幅金融服務創新畫卷。而南華期貨與九三集團、黑龍江省農業投資集團等合資成立的服務黑龍江市場的農業産業服務機構——橫華農業,幾年來,利用期現結合、金融衍生品等綜合手段爲産業客戶盈利千萬元。目前,南華期貨擬在分支機構基礎上設立黑龍江分公司,做農業風險管理排頭兵。

唐啓軍是南華期貨副總經理,中國大豆産業協會執行會長,另外還兼職黑龍江省的大豆協會、玉米協會、糧食行業協會領導職務,更是“保險+期貨”多個“首單”執行人。他說,五年實踐,“保險+期貨”突破了原來的固有模式,已經成爲一個鏈條了,這是起初沒有想到的。“保險+期貨”被認爲就是一個很短的服務過程,它能解決的就是價格風險。當時趙光農場場長問能不能做一個收入險?把價格保險延伸到收入保險。

趙光農場和九三集團油脂廠中間就隔一條馬路,大豆怎麽賣?大商所提出搞基差收購。我們首創“保險+期貨+基差收購”把趙光大豆賣給九三油脂。把很短的“保險+期貨”延伸到“保險+期貨+價格險+收入險+訂單農業+銀行”。走到今天,“保險+期貨”華麗轉身,從脫貧攻堅銜接到鄉村振興,將在土地托管中發揮大作用。監督的作用,約束的作用,保障的作用。如今的“保險+期貨”鏈條,既有金融概念,又有鄉村振興概念。比如“保險+期貨+土地托管”形成訂單後,托管後農民也需要買種子化肥,也需要貸款,把這個做成收入險,銀行就可以介入了,或者引入農業基金,就形成一個很好的循環。我們正在研究把農業基金和土地托管加到一起。對這個項目的推動,我們完全是站到另一個層次來做的。

隨著訂單農業發展,期貨能做什麽,以前不清楚,現在很清晰了。今年誰也不知道大豆會漲到6元/公斤,漲了近3元。這時有人違約了。下遊企業采購大豆一定是套保的,貿易商不供貨了,下遊就有了敞口風險了。這就是今年很現實的情況。而看上去今年不做套保的人反而沒有這麽大的風險。但這不是做套保有問題,而是對金融工具使用不全面出了問題。其實完全能夠改變,就是在做套期保值的同時做看漲期權。比如兩塊漲到三塊我就行權,把這塊利潤補給種地環節,這協議也就成立了。

所以,“保險+期貨”給經營者開拓了思路,它讓你不斷完善、不斷發展,不斷適應産業需求的方式。這條路未來不一定就是“保險+期貨”,可能就是一個供應鏈。這裏面會延伸含權貿易,會延伸很多東西出來,“保險+期貨”僅僅是開了一個頭,會帶來越來越多的發展方式。三大糧食作物國家財政補貼資金進來了,開了一個好頭,而我們是先做了臨門一腳,試樣了。所以,“保險+期貨”搭建的是一個農業改革的前端鏈條。期貨進入農業,大商所20年時間裏在黑龍江做了大量的工作,從“保險+期貨”走到今天,確實産業鏈受益了。糧食在水裏泡著但是你拿到了保險,如果你是種植者,心裏感受完全不一樣。

“保險+期貨”鏈條再往下延伸,很多不公平的事情也會解決的。他說,我們發現糧食價格還是有問題。地價漲得太高了,高到什麽程度?從原來三四百現在好地800元一畝了。暗示一垧玉米會達到14000的成本,一垧大豆會達到12000的成本。如此高地租,出現損失拿不回來錢怎麽辦?“保險+期貨”真就保了命。如果今年“保險+期貨”收入險一垧地做到14500元,把成本全覆蓋了,他完成了預期目的,我們也促進了社會和諧穩定。所以,農業基金和銀行等都應該努力致力于這個鏈條的完善,然後形成一個保障體系,這就是“保險+期貨”的社會意義。

今年黑龍江大豆保險怎麽做?南華照樣有招。南華一直在探索“保險+期貨”的“上行”通道,那就是努力解決財政補貼不足問題。東北糧食大縣大多都是財政窮縣。自2017年開始,南華趙光農場項目在不違規的前提下首創把政策性種植成本保險轉入收入險。唐啓軍介紹,大豆種植成本保險一畝地中央財政及地方補貼保費37.5元,其實做“保險+期貨”60塊錢就夠了。把種植成本險轉過來,農民在原繳保費基礎上再交幾塊錢,就不用縣財政再拿錢了,就做成了,保額高出很大比例。政策性種植保險轉入收入險,逐漸被財政認可,並且,部分市縣規定,200畝以上大面積允許這麽做,這一導向非常適合黑龍江實際。同樣,如何利用財政補貼協調産銷關系,保護産區利益,保障企業運行,還有很大探索的空間,關鍵是不能讓加工龍頭停産。

期货复杂吗?其实现货市场的事情比期货市场复杂得多得多。横华農業正在全力打造農業产業服务平台,创新深度服务模式。一是在去年8月成立了“大豆天下网”,在全省乃至全国设立了200个信息采集点,发布一手原创信息,包括国产大豆、豆粕、豆油、玉米价格信息以及大豆指數。二是在期现结合上演变,服务三農,服务种植者,为大型企業、中型企業提供专属价格信息服务和经营策略服务。三是建立大型粮食龙头企業50强服务圈和20家重点核心骨干企業经营服务站,利用期货衍生品的工具服务现货贸易,走专業专一服务路线,助力企業落地产区。最后是打造農業基金,逐步使平台越做越完善。横华農業去年完成股份制改造,南华占51%,北大荒占30%,省農業投资集团占6.2%,联想占6.25%,员工激励6%。

黑龍江農業正在做“鏈”的經濟。這應該是高質量發展的又一個新起點。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