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要打造肉牛肉羊産業鏈價值鏈
——《推进肉牛肉羊生产發展五年行动方案》解讀

近日,農業農村部印发了《推进肉牛肉羊生产發展五年行动方案》。牛羊生产是畜牧業的重要组成部分,牛羊肉是百姓“菜篮子”的重要品种。方案出台的背景是什么?有哪些亮点?实施后将取得什么效果?如何落实落细?就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國家肉牛産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曹兵海,國家肉羊産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內蒙古農牧業科學院二級研究員金海,对方案进行全面解讀。

牛羊1.jpg

爲什麽要出台該方案?

據了解,2020年我國牛肉進口量跨過了200萬噸大關,達到了212萬噸。比2019年度進口量陡增46萬噸。2020年我國肉羊出欄量約3.2億只,存欄量近3.1億只,羊肉年産量492萬噸,占全球總産量的30.46%。我國居民羊肉絕對消費數量不斷上升,人均達到3.5-3.6公斤,相當于每5個人一只羊。

牛肉消費勢頭的剛猛,反映了兩大特點:新冠肺炎疫情應對措施提高了人們的生活自信和健康意識,把牛肉消費提高到了一個新的水平;而陡增的進口牛肉量沒有抑制住始終高位運行的牛肉價格,給牛肉增産發出了明確的信號。在這種情況下,農業農村部敏感把握住了社會和市場發出的‘訊號’,把‘十四五’這5年作爲一場牛肉增産、産業發展戰役,爲肉牛産業量體裁衣式地制定了這個‘幹貨滿滿’的行動方案。曹兵海表示。

曹兵海2.jpg

圖爲國家肉牛産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中國農業大學教授曹兵海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羊肉生産和消費上。金海介紹:“保總量、保供給只能靠自給。羊肉已從區域性消費産品成爲全國性消費産品,從局部特定群體消費爲主成爲全民消費産品,從戶外消費爲主成爲戶外戶內消費並重。但當前的生産能力不足,還有很多工作需要持續穩步推進。在此背景下,五年行動方案推出。”當前我國肉羊産業發展正處于“兩轉雙增”的關鍵階段,生産方式由放牧生産向規模化標准化舍飼方向轉型;羊肉産品市場需求由大羊肉向羔羊肉和肥羔肉轉變;北方肉羊主産區規模化養殖數量顯著增加;南方青綠飼料豐富的地區、“東北黃金玉米帶”和農副産品富集區肉羊飼養數量顯著增加。羊産業面臨的問題還很多,處在爬坡過坎的發展關鍵期,研發與“兩轉雙增”階段配套的肉羊全産業鏈支撐技術是我國肉羊産業轉型升級發展的關鍵所在,實現《五年行動方案》目標的關鍵所在。

方案有哪些亮點?

曹兵海認爲,可以用“繡花針”和“金箍棒”來形容此次方案的“幹貨”。“繡花針”即四兩撥千斤,直接刺准了産業的命門穴——“基礎母牛”,母牛是産業的基礎。“擴大母牛産能”包括兩方面,一是增加母牛存欄頭數,一是提高基礎母牛的繁殖效率或者說繁殖成活率。這枚繡花針,可以說是整個方案中“畫龍點睛”的一筆。“金箍棒”則是在釋放母牛産能這個基礎之上,明確“怎麽幹、幹什麽”的指引,可以據此進行“推土機”式的發展推進。從良繁良育到好草好料好肉的生産與供給條件建設,從動物防疫和質量安全到産業結構與産區結構調整,從省、縣域産業集群、産業園、産業強鎮效應的謀劃到具體的品牌形成,全方位進行了可操作指導和務實督促。

金海表示,産業發展的最終目標是要實現標准化生産,構建現代化的生産體系,滿足日益增長的消費需求。《五年行動方案》的發布非常及時,目標定位明確,重點任務切中産業補短板所需,從增加基礎母畜産能、推進品種改良、擴大飼草料供給、發展適度規模養殖、加強重大動物疫病防控、強化質量安全等關鍵環節都有明確任務,從全産業鏈角度指明了牛羊産業發展方向,抓住了“牛鼻子”。

金海3.jpg

國家肉羊産業技術體系首席科學家、內蒙古農牧業科學院二級研究員金海

方案提出,到2025年,牛羊肉自給率保持在85%左右;牛羊肉産量分別穩定在680萬噸、500萬噸左右;牛羊規模養殖比重分別達到30%、50%。

“可以預想,這個方案經過五年堅持不懈的實施,我國肉牛産業的核心競爭力會得到大幅度提升,國産牛肉産量和質量都會有整體上的大幅提高。”曹兵海認爲。表現在肉牛品種的多樣化和提高的生産能力,帶來更豐富的牛肉産品;産區之間因地制宜的差異化發展和養殖生産主體的特色化産品,産出更多的公用品牌和個性化品牌;在母牛産能得到充分釋放的前提下,産業園和産業集群會展示強大的供給保障能力和産業帶動效應;從草料到牛肉、從牧場到餐桌、從技術意識到服務價值,會出現一個升級了的、價值鏈更加突出的産業鏈。

種質資源保護利用有哪些部署?

方案提出,要推進良種繁育體系建設。深入實施肉牛肉羊遺傳改良計劃,遴選一批國家肉牛、肉羊核心育種場,完善生産性能測定配套設施設備,持續推進引進品種本土化,培育專門化肉用新品種等。

金海介紹,肉羊品種方面目前以區域性的小品種爲主,沒有形成影響力大的“當家”主導品種,聯合育種機制和從原種到商品生産的雜交利用體系還沒有構建起來。從羊産業上看,實現羊肉自給率85%的目標,培育適合舍飼的多羔羊品種及提高牧區肉羊繁殖率是當務之急。國家肉羊産業技術體系的“十四五”重點任務提出了培育多胎多羔綿羊與山羊新品種(系),選育適合農區、農牧交錯區養殖的“當家”母本主導品種,打造從安徽、湖北、河北到內蒙的多羔羊走廊。這樣的規劃構想改變了過去國外做什麽我們跟著做什麽的策略,繞開國外培育專門化的肉用父本品種的思路,重點選育年産3個羊羔的配套系母本品種。國外這樣的母本品種很少,我們擁有這種的多羔母本品種,再與當前引進運用成熟的國外優質父本雜交即可,走差異化競爭道路,這樣就實現了種子牢牢抓在自己手裏。

曹兵海表示,方案對肉牛種質資源保護利用方面是以往政策支持的強化。例如,遴選國家肉牛核心育種場,並爲之完善生産性能測定配套設施設備;培育專門化肉用新品種;加強國家級和省級保種場、保護區建設,加強地方品種保護利用。對農牧民購買優良肉牛凍精和公牦牛給予適當補貼等。

南北方如何齊發力?

方案提出:牧區要結合草畜平衡,以穩量提質爲重點,增加基礎母畜數量,提高生産效率;農區要圍繞適度規模發展,以增産增效爲重點,提升發展水平;南方地區要科學利用草山草坡和農閑田資源,發展肉牛肉羊生産。

據了解,我國南方(14省市含上海)有占全國存欄37%的母牛,生産了全國牛肉産量26%的牛肉;有占全國52%的人口,消費了全國産量58%的牛肉。

“數據告诉我们,在牛肉生产与供给消费上,我国南北方之间、大南方自身都处在不平衡、不协调的维度。这种不平衡不协调一方面增加了肉牛产業生产和消费成本,一方面表明肉牛产業在南方具有很大的增量空间。现在每天在几千公里的南北之间,正在发生着司空见惯的‘北牛南运’现象。”曹兵海表示。

通過這次五年發展行動,一定程度上緩解上述問題的關鍵,就是在南方消費大市場附近,開展就地生産、就近供給、就近消費”的綠色低碳牛肉生産工程。南方各省本來就具備一定的母牛存量、肉牛生産的土地和飼料資源條件,只需根據各地的具體市場需求,采用適合本地氣候和地理環境條件的方式,用適合本地需求的牛種和技術,爲本地民衆生産適合自己口味的牛肉,形成特色産業,形成競爭力。具體來說,南方要形成因地制宜的南方肉牛産業模式如生産、技術、經營、商業模式等,未必生搬硬套北方的生産模式。北方要在發展增量的同時,向規模化下的精細養殖與牛肉深加工和精細加工方向調整産業結構,爲“變運牛爲運肉”這個必將到來的新業態打好基礎。

金海表示,南方主要以山羊養殖爲主,青綠飼料豐富,有産業基礎,可以做大增量。

爲什麽推動“運活畜”向“運肉”轉變?

曹兵海表示,口蹄疫、布魯氏菌病等是長期危害牛羊健康的動物疫病,我們都知道加大監測和流行病學調查力度,強化産地檢疫和調運監管,落實和完善免疫、撲殺及無害化處理措施等是當前最好的防控手段,開展疫苗研發、建設動物疫病淨化場、無規定動物疫病區和無疫小區是産業願景。

但上述防控手段和願景,遇到了“活牛運輸”傳統商業模式的挑戰。禁止活牛運輸或者縮短活牛的運輸半徑,能大範圍防控疫病,甚至能淨化産區産地,提高生物安全水平,但會一定程度影響經濟運行和養殖業者的現實利益。平衡度難以把握,因此處于“病發”、“治病防疫”、“監測監管”的大循環當中,因此方案“鼓勵屠宰加工企業建設冷藏加工設施,推動物流配送企業完善冷鏈配送體系,促進“運活畜”向“運肉”轉變。倡導健康消費,逐步提高冷鮮肉品消費比重”。

金海也認爲,在動物疫病防控方面,當前全國全面淨化難度很大,但一個場一個場淨化是可行的。當前強化疫苗的質量和流通監管十分重要,強化産地檢疫和調運監管也非常必要,跨省調運活畜是造成疫病傳播的主要原因之一,應變革線下集中交易方式,建立有序的流通和線上交易方式,促進“運活畜”向“運肉”轉變,嚴格檢疫監管。

方案如何落地落細?

爲保障順利實施,方案圍繞目標以項目的形式按照産地、資源、市場、環境協調以及抓強扶弱的原則進行了資金和政策整合,采取了項目實施省的省長負總責和“菜籃子”市長負責制,還在行動過程中完善政策支持保障體系,落實養殖用地、牛羊調出大縣獎勵、活畜抵押和保單抵押貸款試點等政策,推動擴大牛羊政策性保險覆蓋範圍。在強化市場機制上,鼓勵並推進采用現代化手段進行生産和經營,進一步加強産銷銜接。加強産銷監測預警,定期發布市場監測信息,引導生産預期等。

“不管南方還是北方,都需要借方案實施之際,加速完善政府支持和商業行爲主導下的組織化機制。地方政府和實施主體需要結合行動方案任務指標的具體要求與市場需求兩個方面來實施。”曹兵海表示,行動方案側重的是“生産”、“規模”、“産量”,實質是在打造産業鏈,要求的是“在哪裏、幹這些、這樣幹、做到這個程度”,結果是必然有“産品”生産出來。這些産品需要有“可口”的市場來消費,才能形成價值鏈來支撐“方案”打造出來的産業鏈。希望“手抓方案,眼盯市場”來實施。

金海認爲,目標和具體任務明確了,産業布局有了,具體怎麽做,下一步還需要中央和地方出台具體的落地政策。比如出台完善補貼、扶持等政策,如種羊補貼、肉羊場專用機械專項補貼、防災減災基礎設施補貼、流通領域冷鏈補貼等,這些關鍵環節補貼政策對産業快速發展十分重要。

多方合力將推動産業快速發展。如國家和省區級産業技術體系要對“卡脖子”技術問題進行重點攻關,如種業産能、幼畜存活率、羊肉産品開發加工等方面。地方政府需要引導構建專業化分工合作的生産體系和整個産業鏈條的利益分配機制,形成發展合力。適度規模的家庭牧場以繁殖爲主,這是風險最大最難的環節,需要多扶持。龍頭企業主要任務是做規模做品牌,建立好利益聯結機制。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