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大麦随市“转型” 助力奶牛高产好奶


上海農場飼用大麥收割現場

初夏的上海農場種植基地麥浪滾滾,青黃相襯的麥子還沒全熟,收割機已經隆隆作響,收割機吐出來的不是金黃的麥粒,而是粉碎了的青飼料。

在大豐鼎盛農業有限公司內,兩個飼料工作區域熱火朝天,一個在包裝牧草,一個在壓實大麥青飼料。打包牧草經過發酵後可以運到其它養殖場,而大麥青飼料經過發酵後變成大麥青貯飼料,直接作爲本地奶牛場玉米青飼料的補充。

記者采訪得知,這樣大規模的大麥飼草種植、加工一體化直供奶牛養殖場的場景目前只有上海農場有,是上海農科院生物所植物細胞工程團隊聯手農場飼料企業探索農牧結合新産業鏈帶來的場景。這個農牧結合新産業鏈模式既高效利用了南方地區特別是長三角一帶的冬閑田,又解決了牧場玉米青飼料不足的難題,保證奶牛高産好奶的同時,還助力保障糧食安全,增加種植收入。

啤酒大麥“花22”在飼用新産業鏈中脫穎而出

玉米青饲料是优质高产奶牛的最爱,食用玉米青饲料的优质奶牛年均产奶量达到12吨,青饲料玉米种植和奶牛养殖的结合是中国乳業种养结合的标准模式。只是,随着國內奶牛养殖量及乳業产業链市场的变化,玉米青饲料的有效供给日渐不足,成本压力也越来越大,探索麦类饲料作为玉米青饲料补充便成为牧场的新目标。

那麽,爲什麽上海農場飼料企業對啤酒大麥“花22”這個品種如此看好呢?

5月8日,記者跟隨上海農科院植物細胞工程團隊科研人員來到位于江蘇鹽城市大豐區境內的上海農場,不僅諛I搅孙暳掀髽I選用啤酒大麥“花22”這個品種的答案,也對大麥青飼料種植——飼用大麥青貯飼料加工——奶牛養殖新産業鏈有了直觀的認知。

大豐鼎盛農業有限公司負責人王東軍(中)和上海市農科院生物所副所長劉成洪(左)在飼用大麥田裏交流

“花22”品種是上海市農科院生物所植物細胞工程團隊選育的啤酒大麥品種,曾經是啤酒大麥的“寵兒”,在江蘇鹽城地區一直是主栽品種。隨著市場的變化,近年來“花22”品種播種面積有所下降,如何讓老品種換發新的生命力,是生物所副所長劉成洪三年前就開始思考的問題。劉成洪通過市場調研後發現,“花22”品種穗大麥粒大,一畝地生物量比別的品種多400公斤,收麥子則達到400到500公斤,如果作爲飼草用大麥,顯然比別的麥類品種性價比更高。于是,他做出判斷,如果團隊瞄准飼草大麥,不僅可以繼續實現花系列大麥品種的市場價值,通過爲養殖企業提供優質補充飼料服務國家奶業振興。

對未來的市場需求作出准確判斷後,劉成洪拍板決定實施啤酒大麥品種應用轉型,根據養殖場飼草大麥要求和兼顧區域種植茬口,提供高質量飼料大麥品種,構建農牧結合新産業鏈。

劉成洪團隊的創新服務意識得到上海農場的積極呼應,自2018年以來雙方展開合作,並探索出大麥青飼料補充玉米青飼料的配方,即按照一頭奶牛一年需要6噸玉米青飼料計算,利用大麥青貯飼料代替,可以少用2.4噸玉米青飼料。

大丰鼎盛農業有限公司负责人王东军告诉记者,目前上海農场周边分布着约2.5万头奶牛, “花22”品种大麦作为玉米青饲料补充料的性价比稳定,现有的7000亩种植规模还不够,需要扩大,更希望能有比“花22”品种更好的大麦青贮饲料新品种。

高效培育飼料大麥新品系

作为饲料,大麦全身都是宝,但是,奶牛特别是优质奶牛对饲用大麦青贮饲料的质量有较高的要求,最主要的指标是干物质含量要维持在30%以上,这就要求大麦亩产鲜草至少达到2500公斤以上,这样,相对于玉米青贮饲料才有成本优势。“花22” 品种大麦青饲料收割时,一亩的产量是2500公斤,能满足干物质含量指标,同时,该品种大麦还具有“抗早衰”功能,即在收割期遇到天气不利于收割,也不会很快导致麦粒硬化,因而便于收割管理。但是,拥有这些特点还不够。

“‘花22’的這些功能價值對于提高大麥青貯飼料性價比來說是占有優勢的,但離企業的要求還存在差距,需要開發培育具有長得高抗倒伏、抗病強、澱粉含量高的飼用大麥新品種。”劉成洪說。

生物所植物细胞工程团队的研究方向是大麦、青稞经济作物,团队不仅培育出“花22”等优良大麦新品种,还建成大麦、青稞、小麦的小孢子培养高频再生创新技术和基于小孢子高效培养的系列麦类作物细胞工程与分子育种创新技术,大大提高了國內麦类育种专家团队培育麦类新品种的效率。在满足养殖场提出的大麦青贮饲料质量要求过程中,该团队充分发扬了创新精神,短短三年时间,利用小孢子高效培养技术获得了三份饲草大麦纯系材料。

記者通過劉成洪了解到,這三份飼草大麥純系材料以適合長三角地區推廣種植的“花”系列大麥品種爲核心親本材料,采用雜交、空間誘變結合小孢子單倍體細胞培養技術獲得,全株大麥營養豐富、氣味芳香、適應性好,經飼用價值初步評估,三份新品系在耐低氮、抗倒伏能力、飼用品質和産量方面比“花”系列大麥品種均有提升。

大麥青飼料發酵場施工現場

這三份飼草大麥純系材料將會給長三角乳業帶來怎樣的變革?

2018年12月農業農村部等九部委在《 关于进一步促进奶業振兴的若干意见》中提出了“力争到2025年全国奶类产量达到4500万吨”的目标,预期今后奶牛养殖规模还会进一步扩大,不但是大麦青贮饲料的需求量会逐年增加,还会出现不同省市对于大麦青贮饲料质量、需求量的特殊要求,因此,有了这三份饲草大麦纯系材料,就为成功培育饲用大麦新品种打下了厚实的基础,为更好满足市场和企業需求提供了科技保障。

針對飼用大麥的農牧結合新産業鏈,上海市農科院生物所所長施標有他的思考,他認爲,大麥新品種培育只有圍繞農業産業新模式、新鏈條,才能體現科技是第一生産力,才能體現團隊的價值和意義,體現大麥育種科技人員的真才實用。

“希望植物细胞工程团队在饲用大麦新品种培育方面更上一层楼,探索出一条更高效更切合市场需求的大麦新品种培育路子。” 施标说。

2021欧洲杯足球决赛投注·中國農網记者  胡立刚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