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新農業,如何尋轉機?
——來自浙江省杭州市蕭山區的實踐

說到都市農業,很多人都會聯想到一些關鍵詞:綠色、保供、休閑、觀光……其既具有滿足食物消費的生産功能,又是生態系統的“都市之肺”,還是寓教于樂、農旅融合的“城市後花園”,可謂功能多樣、形態複合。

最新的人口普查數據显示,杭州正式迈入“千万级人口俱乐部”。作为人口最多的下辖区,萧山常住人口就超过了200万。面对这样一个数量庞大、消费旺盛的群体,都市農業如何来满足日渐个性化、多元化、品质化的需求,成为了一个重大课题。

面對記者采訪,蕭山區農業農村局局長夏利明坦言,一方面,社會在發展,消費在更新,都市農業勢必要轉型升級;另一方面,對蕭山而言,行政區劃調整後,“農業重地”將從過去圍墾土地的連片化,轉至南部山區的碎片化,同樣倒逼著趟出一條新路來。

都市新農業,如何尋轉機?日前,记者带着这个命题,深入萧山乡村,寻求破解之道。

從“大路貨”到“小而精”

“羊角蜜即將登場”,朱觀揚的朋友圈剛發,不少食客便私信找上門來。這個“網紅甜瓜”,很多人只在水果店見過,沒想到竟能在家門口的地頭一睹芳容,自然不肯錯過。産品還未上市,就已圈粉一波,朱觀揚就是有這本事。

朱觀揚的農場名叫“金邁田”,地處浦陽鎮的江南村。面積不大不小,就450畝,近幾年,倒也並非不想擴規模,主要沒空間。這位“80後”農場主,財務專業出身,11年前轉行做農業,說起經營之道,頗具心得和章法。

“論規模、比成本,如果把我們産品放到大流通的批發市場,真的難有競爭力。因此,必須抛棄‘大路貨’,走‘小而精’戰略。”爲了揚長避短,朱觀揚先從種什麽入手:不看尋常貨,專攻新奇特。

每年,朱观扬都要花上不少时间,逛种博会、農博会,请教各路专家,以掌握果蔬界的最新動態和成果。農场里,雷打不动有块一二十亩的地,专门用来试验新品种。眼下,几个当家花旦的品种,就都是从这里脱颖而出,“过五关斩六将”选出来的。

據了解,“金邁田”九成以上是設施大棚,所産果蔬就有幾十種,一年四季不間斷,每月都有主打單品。光聽這些名字,水果玉米、櫻桃番茄、七彩胡蘿蔔,就讓人心生向往、垂涎欲滴。在朱觀揚看來,種什麽固然重要,但關鍵還得種出好品質。

說話間,角落裏卻傳來咩咩聲。原來,湖羊8年前就落戶于此,初衷是消化稭稈、糞便還田。之後,種養結合不僅讓效益提升,還能有效改善果蔬品質,羊場規模也從最初的100頭,擴增至如今的3000頭。還別說,類似的生態種植理念在“金邁田”無處不在。

小番茄的授粉時節,朱觀揚采取的是天然熊蜂授粉,這是從一場博覽會上學來的。草莓種植采取生態立架,外人一看,很是清爽,實則作用大著哩:連遇陰雨天,草莓易生病,立體通風後,自然會減少病害和農藥施用量。還有果樹的限根盤,裏頭布上精准滴灌的噴頭後,既節肥節水,又保護了土壤。

此前,“金邁田”主打商超,沒名沒姓,價格上難有優勢。五年前,朱觀揚自立門戶,開始打品牌、做營銷。由于口感好、産品多、環境佳,現在,依靠自身渠道,幾乎可以消化産能。

記者發現,如今在蕭山,像朱觀揚持有“小而精”理念的農場主越來越多。大家都從競爭優勢出發,努力避開“價格泥淖”,從過去的批發市場,轉戰采摘遊、訂單購、直營店,露出品牌、強化口碑,從溢價上諛I搅⒏竞屠麧櫩臻g,從而得以一席之地。


圖爲遊客正在“窪裏花海”體驗磨豆腐。

從“賣農産”到“賣農趣”

幹農業的都知道,相比單一産品種植,品種多意味著管理成本高,尤其是本身面積不大,對整個生産周期和營銷方式的布局而言,難上加難。如何從有限土地上,獲得更好收益,來支撐高成本?很多蕭山老板的答案是:一産上做品牌溢價,後端上做産業延伸。

因爲一株草,就幾乎改變了鄭華祥的創業路徑。此草名叫“粉黛亂子”,9月後,因呈粉色雲海,而得到年輕人追捧。盡管偏居山村,但一到國慶,鄭華祥的“窪裏花海”就成了網紅打卡點,日均遊客5000人以上。

41歲的鄭華祥學的是電氣工程,2008年來到戴村鎮張家弄村,起初就種家庭園藝,主打觀賞類的水生植物。兩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試種粉黛亂子草後,沒想到一炮走紅,也點醒了鄭華祥。

现在,以花海为吸引物,郑华祥主打亲子主题的農旅融合。原先的花卉苗木渐渐退出,取而代之的是适宜体验、采摘的果蔬,以及300多亩的水稻。生产的功能和属性不变,一产的收益也不减,多出来的却是旅遊体验的收入。

一列小火車,700米長,25塊錢跑一圈,一位小朋友連續打卡一個月。一張98塊錢的套票,可坐火車、喂羊駝、磨豆腐、釣龍蝦……500畝的莊園,麻雀雖小五髒俱全,就連耕作過程也能賣出錢來:5月種水稻,看牛拉犁;10月收水稻,嘗新米飯。

值得一提的是,每年,鄭華祥除了給村裏,帶來260萬元的勞務支出,現在,還承包了一處約90畝的池塘,開展水上活動。因此有花海,有體驗,還有水上樂園,碰碰船、燒烤船、單蓬觀光木船等,眼花缭亂的項目,讓不少小孩流連忘返,來了又來。

因为有了農業与旅遊的融合,老板们的收入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地处河上镇众联村的“博帆農業”,老本行是种植水稻。近几年,通过稻鳖、稻虾、稻鸭等共养模式,收入连连见涨。去年,老板卜沈华还尝试留出20亩水稻基地,试水秋收节,仅门票收入就有10多万。

记者发现,还有一个现象也尤为显著:随着萧山美丽乡村的陆续建成,现在,很多農業主体不约而同将基地生产与乡村旅遊、研学教育相结合,在人气上相互引流、在资源上相互补充,有的以入股方式,有的进行门票分成,形成利益共同体。而嗅觉灵敏的老百姓,则开起了農家乐、卖起了土特产、摆上了玩具摊,大家各得其所、各有所得。

从“經驗种”到“数字种”

盡管天氣炎熱,可一大早,還是有一百多號人湧進了“藍海農業”位于所前鎮山聯村的基地。顯然,大家都是沖著藍莓來的。168元一張門票,可以帶走一斤藍莓,比市場價要高出不少。但這裏,還有附加的其他服務,讓人滿意而歸。

记者走进一处玻璃大棚,近3000方的面积,比常见的要显得空旷许多。公司总经理徐远介绍说,这里主打農業科普,气雾式、管道式、潮汐苗床等等,都是时下最前沿的种植方式。散落其间的屏幕上,则滚动提示棚内的各种环境數據。

據了解,“藍海農業”是杭州蕭山淩飛環境綠化有限公司旗下的子公司,這幾年,1200畝的基地中,苗木慢慢退出舞台,農旅融合依次登場。“我們希望讓孩子們,在這裏看到未來農場,因此數字化將是重要的組成部分。”徐遠說。

根據最新計劃,接下來,“藍海農業”將逐漸清退苗木,把藍莓、草莓、葡萄和番茄作爲“四大花旦”,大面積推廣。一方面,利用數字化技術手段,來提高種植管理水平和産品品質口感,另一方面,上馬深加工生産線,來消化采摘剩下的産能。

如果说,数字化在“蓝海農業”尚初显端倪,那么在宁围镇的艾维园艺,老板张侃已然从实践者化身专家型。该公司主产花卉和果蔬,几个大棚内,十年前就用上了温室智能管理系统,实现从“經驗种”到“数字种”。

看著平淡無奇,實則別有洞天。通過一個個傳感器,光不夠了,就能自動補光;溫度高了,自動排風、開啓濕簾;監測到下雨了,天窗可瞬時收到指令。幾年前,大家都還在爲“手機種菜”而歡呼,張侃早已是“甩手掌握”,用各種參數來控制生産管理。

“數字化可不光爲了博眼球好看,主要還是節工省本、提高效率,同時爲好品質保駕護航。尤其是優質優價,才能讓數字化的投入有利可圖。”張侃指著即將成熟的網紋瓜,一根藤條就結一個瓜,信心十足地說,“這個瓜,就是能比普通的單價,高出一倍多。”

据了解,眼下,萧山正积极打造智慧農業应用场景,用数字技术赋能现代農業發展。现在,主体实施智能化控制、農業遥感、物联网应用等项目,最高可获得审定投资额的 55%补助,这样的力度纵观全省都为数不多。“数字种”已成为萧山都市農業的另一重风景。

在夏利明看来,从不同角度看,都市新農業都有着无限想象:种植上,越来越精细化、科技化、品质化;产業延伸上,与旅遊、康养、体育、文创等的融合,農業不再是简单种养;品牌上,新近推出的“萧山本味”的区域公用品牌,今后将为广大主体背书,让好产品卖出好价格。“对于萧山而言,这既是一次转型挑战,也是空前机遇。”

2021欧洲杯足球决赛投注?中國農網记者  朱海洋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