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市场阴晴不定 产業避险未来可“期”

今年2月1日,花生期货合约在郑州商品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以期为相关農户和产業企業提供公开、连续、透明的价格信号和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促进相关農户和企業稳定经营,推动花生行業健康發展。花生期货上市已经数月,不少产業主体一方面对其充满期待、跃跃欲试,一方面又在实际操作中慎之又慎、观望为主。日前,就花生期现两个市场的發展情况等業内关注的问题,记者跟随郑州商品交易所首期花生分析师调研培训团前往花生主产区山东调研。

進口花生增長強勢,貿易商釋放庫存需求強烈

談到現在的花生供給端情況,業內首先感受到的是進口花生米堪稱“迅猛”的變化。

“近几年青岛港花生米进口量一直在增长。”在青岛中外运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营销中心销售经理宋丹的印象中,2020年进口花生米的增量接近100%。来自海关的統計數據可以印证宋丹的感受:2018年我国进口去壳花生8.87万吨,2019年增长到40.48万吨,2020年已经达到76.43万吨。

有産業內人士表示,由于非洲各國出口花生利潤豐厚、成本低廉,非洲花生米目前頗受進口貿易商歡迎,隨著采購量的增加,非洲花生未來擴種的比例或許還會繼續增加。

“主要是由于國內花生种植成本较高,导致花生米价格偏高,收购商、油厂纷纷转而选择性价比更高的进口花生

米。”一家跨國糧商的業務負責人道出了其中緣由,而種植方面,受種植收益不高、天氣等因素的影響,山東産區種植面積整體處于下降趨勢。“不過,出于質量穩定性和風味的考慮,目前進口花生米更多是補充,而非是主要原料。”

據農業農村部油料市場分析預警團隊監測,2019/20年産季以來,花生米價格持續偏高位運行,2021年春節前夕,山東花生仁進廠價一度達到9500元/噸。平度一家花生油廠負責人表示,春節前的高價導致山東産區農戶惜售情緒濃厚,部分貿易商囤貨。

眼下,氣溫升高,爲保證質量,花生米需入冷庫儲存,這進一步提升了倉儲成本。而面對因海運外力較往年延遲到港的花生米和春節前囤積的貨物,亟待釋放的庫存讓貿易商“壓力山大”。

下遊需求尚未恢複,油廠生産節奏放緩

上遊去庫存尚需時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遊需求也遲遲未能完全恢複。記者在調研中發現,一些油廠的大榨設備不得不選擇停機檢修,放緩生産進度。

“一般來說,工廠開機率是以銷定産,受價格影響不會太大。”青島天祥食品集團喜燕植物油有限公司總經理孔德程解釋,隨著花生油産業的不斷擴大,傳統的花生油主銷區消費逐漸飽和,市場增量主要出現在非傳統花生油銷區。

實際上,從整體看,近年花生油消費呈現增長態勢,但2020年受疫情等因素影響,消費量出現震蕩。乳山市金果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孫玉鼎認爲,從長期看,未來花生油的需求量不可估量,“在傳統花生油消費地區河南,這幾年消費量還是有所增加的,更重要的是南方傳統菜油消費地區也開始吃花生油了。”

花生油消費大趨勢並未“遇冷”,爲何油廠卻感受到了絲絲“涼意”?“花生油銷量每年都在遞增,但是去年一波大行情,存油存米都存多了。”煙台歐果花生油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王少彬說。

王少彬口中的“大行情”指的是去年下半年花生油的價格波動。由于花生油壓榨成本居高不下,貨源緊缺等因素影響,花生油市場價格持續上揚。據商務部監測,近年來,我國花生油批發價格逐年走高,去年下半年開始漲幅明顯增大,2017年曾出現每公斤不足25元的低價,2020年5月下旬一路突破25.5元/公斤大關,並一度在2021年4月中旬達到27.41元/公斤的高點。

這樣的大行情讓不少油廠紛紛囤米,甚至有油廠選擇從國外直接進口成品花生油,進而轉變爲油廠手中的高庫存。“就現在的庫存,不解決需求問題,花生米價格很難上漲。”青島膠平食品有限公司總經理田強對今年新季花生行情並不看好,在他看來,今年商品米需求較差,對品質普遍較高的國産花生而言,這並不是一個好消息。

“商品米主要用作休閑食品,我們的産品又以出口爲主。”孫玉鼎表示,受國外疫情影響,公司對外出口一度銳減,公司采取了不間斷采購的策略,以此將價格拉到平均值,不過,由于常溫庫質量不穩定,五一之後也不再大量集中采購。

期現市場待磨合,活躍度提升有賴産業客戶積極參與

面對起伏不定的行情變化,種植企業與加工廠普遍反映避險需求強烈。然而似乎略顯矛盾的是,當前産業對花生期貨依然謹慎。

“本來想著花生期貨上市之後我們就能諛I椒较蛄耍梢愿谪浀内厔菖埽乾F在期貨盤面行情沒什麽變化。”一位花生加工企業負責人感到疑惑。

有産業人士表示,花生期貨上市至今尚未真正進行過交割,是他們感到猶豫的主要原因。“首個花生期貨合約的交割時間在10月,也就是說現在大家都還沒有經曆過交割,對交割品的指標控制還有一些不確定性。”王少彬解釋了他的顧慮,也表達了對參與花生期貨的信心:“到了10月交割之後,一切就明朗了,我們也會積極參與期貨市場、運用期貨工具進行套保。”

調研中,有專家認爲,花生是完全市場化的品種,但從期貨市場的角度來看,花生仍然屬于小品種,而小品種活躍度的提升有賴于産業參與度的提高,花生的期現市場也有待進一步磨合。

值得一提的是,産業人士對花生期貨的未來充滿信心,釋放出積極信號。“對花生産業來說,期貨仍然是一個新鮮的工具。”一家大型糧油企業負責人表示,在他看來,一個成熟的期貨市場應當具有風向標的作用,整體趨勢不會被偶發因素打亂,可以爲企業提供較准確的參考,提供避險工具和融資渠道,另一方面,“保險+期貨”項目的實施與完善,也爲産區農戶提供了穩定收入的手段,探索了鄉村振興的新路徑。

對此,鄭州商品交易所有關負責人表示,下一步針對花生期貨市場培育,將開展以下工作。一是組織策劃模擬交割,持續做好交割培訓。幫助産業客戶及服務機構熟悉交割流程、明確檢驗手法、增加交割知識儲備,從而增強産業客戶參與信心;二是擴大交割機構輻射範圍,提高交割服務保障能力。鄭商所將持續開展交割服務機構遴選工作,擴大交割輻射面,降低交割成本,提高交割效率,爲産業客戶參與交割提供便利;三是持續做好市場培育,加大産業客戶服務力度。針對花生産業鏈各環節市場主體,開展期貨知識宣講、提高産業客戶對合約規則制度的認知程度,提升産業客戶參與積極性。

(2021欧洲杯足球决赛投注·中國農網记者 赵宇恒)


熱詞

農業

發展

習近平系列

重要講話

兩會時間

生命

安全

學習貫徹

十九大精神

二维码

(掃一掃)
关注中國農網

返回頂部